华夏蓝筹160311命苦的三大生肖女,一辈子都在操劳,有你吗?-荔枝小说

命苦的三大生肖女,一辈子都在操劳,有你吗?-荔枝小说

荔枝小说
让文字触动你的灵魂01
“嗡嗡……”手机传来低沉的震动,我在前襟上随意的擦了一下手,掏出来一看,“想你”两个字就这样肆无忌惮的跳了出来,我的心跳瞬间攀升,再次打开,确认是那个人,心又慢慢的回落到实地。
对于两个成年人来说,我清晰的知道“想你”两个字意味着什么金怡云,可是今天是周末,我的丈夫还在家,我也正精心的准备一场烛光晚餐,所以我并不打算出门。
卧室里传来细细碎碎穿衣服的声音,我回头望了一眼,就放下手机,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楼下海鲜店新送过来的鄱阳湖大闸蟹,已经处理干净,我麻利的将它们搬上蒸锅,再烧一个他最爱吃的红烧肉,晚饭就可以上桌了。
卧室的门终于打开,他穿戴一新露出脸来。
我着急的说道:“你先看会儿电视,我这边马上就好,有油烟千万别进来。”
尽管我对他多重失望,可是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不是一时就能改的了的。
却不想听见他说:“公司临时加班,你自己吃吧,晚上也不要等我,如果太晚我就睡公司了。”
防盗门开合的声音传来,我忙碌的手一顿,目光僵直的看着锅上蒸腾的热气,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过了好久,我的嘴角才露出自嘲的笑容。
如今……竟然明目张胆到夜不归宿了吗?
一种愤恨瞬间萦绕在我的心间,我忍了几息都没有压下去的怒火彻底爆发,看着一灶台的精美食材,一挥衣袖就全都扫在了地板上。
“稀里哗啦!”瓷器碎裂的声音传来,我更加的烦闷,原地转了两圈,竟是再找不到其他发泄的方式。
突然刚才的短信出现在脑海中,我的心竟然像漂泊在海中的孤船找到了停泊的港湾,出现了片刻的宁静。
我掏出手机,麻利的回复道:“地址?”。
我说过成年人之间不用太多的交流,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同样也理解我的苦衷。
“嗡嗡!”消息几乎是立即就回了过来,我看着上面的地址抿唇一笑,心底有充满报复式的快感。
我洗了澡化了个淡妆,拎着刚蒸熟的大闸蟹就出了门。
C市碧海云天杨世瀚,全市最豪华同时也是昂贵的五星级酒店。
我戴着超黑墨镜,深色风衣打扮铃木奈奈,跨入电梯,一路往上,等电梯跳动向29层时优雅的踩着高跟鞋跨出电梯,来到那个熟悉又陌生的房间。
“叮咚!”门铃轻响,尽管不是第一次,可用脚后跟想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我还是紧张的做着深呼吸。
“咔哒!”门从里面打开,我脚尖轻点地面,还没等摆出理想的姿势,就被骨感分明却有结实有力的一只手臂拽了进去。
接着天旋地转,男人欺身而上两仪未那,精准的捕捉到我的嘴唇,令人窒息的深吻,我的后腰被提起,有手掌滑入,身后是冰冷的墙面,而身前却是一片炙热……
我被这种冰火两重天的辛刺体验冲击的溃不成军,他越是如狼似虎,越能解我心头之恨。
我抱着他附在我脖间的头颅像个荡妇一样不断要求“加快!”他凶猛异常,几次冲锋,就让我忘记了刚才的愤怒,沉浸在他所带来的节奏中不能自拔龚睿娜。
接着我又被转移到了床上……
再次醒来,屋子里有昏暗的光线,我挣扎着起身,冰丝般柔软的蝉被从身上滑落,我低头一看,身上竟然穿了件白色浴袍,宽大的领口下痕迹斑斑,见证着昨日的荒唐。
光线一暗,有人挡在了门口,我侧目瞧去,他背着光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声音倒是愉悦。
“我摸着你手脚冰凉,就帮你套了件浴袍,抱歉,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住,没有保暖的东西。”
当然浴袍也是丝质的,他不说还好,从床上起来,果然感觉有冰冷的气息环绕蔡嘎亮。
我不禁想起他火热的胸膛,以及刚才经历过的火辣,激情退却,在他赤裸裸的注视下我难得的露出羞涩。
“没事!”除了没事我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还有他的体贴也是我不曾预料。
上一次,我落荒而逃,并没有感受过这种待遇。
“起来就过来吃饭!”他转身出了客厅,光线又明亮了一点,我平复了一下心情,裹紧浴袍步出卧房,就见沙发旁的大餐桌上点着几只蜡烛,两个硕大的产盘里有面条类的食物盛放,他穿着一件黑色的浴袍,露着一双精腿背站在橱柜旁,正抬手拿下头顶的餐具。
他的后背均匀结实,浑身都散发着力量与性感,我猜他一定常去健身,他转身,领口一直开到胸膛下方,有指甲划伤的红痕露出,那是我的杰作,他脸部刚毅,不笑的时候威严重生,笑的时候暖心勾人。
我猜他年龄在三十上下,单身,多金,传说中的钻石王老五陈玺安。
似乎是见我倚在门旁看他,他招手让我过去坐西斯龙,手脚不停的从桌上移走一盘蟹壳,那是我昨夜带过来的。
他一笑,解释道:“抱歉,没忍住,被我吃光了。”说着他还对我挑了挑眉眼,目光毫不掩饰的扫过我的身躯,我瞬间脸红心跳,暗道一声,果然是情场老手。
他好像很爱说“抱歉!”看起来绅士翩翩,应该有很多女人投怀送抱,我只是其中一个吧!
我坐过去,一杯红酒递到我的手边,我浅尝了尝,甘醇爽口,很是好喝。
他似乎很满意,又邀请我尝他的意大利面。
“抱歉,家里只有这种食材。”
烛光,晚餐!
“呵呵!”我忍不住轻笑,世间万物就是如此讽刺,我精心准备的烛光晚餐被毁,此刻却有另外一个男人再送我一场浪漫。
有什么从前不愿意承认的东西,变得清晰可笑,我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找到最最熟悉的那个头像,点开说道:“我们离婚吧!”
消息发送,我竟前所未有的轻松,再抬头,看着对面叫不上名字的他,嫣然一笑。
事情要从一个月前开始说起,我在老公的换洗衣物里,竟然发现了一条彩色印花的某品牌内裤,这样鲜艳的颜色,自然不是惯常保守的我给他买的,而且这个价位对于我们这样的工薪家庭,稍显奢侈。
当我询问他的时候,他竟告诉我说,是在内衣商场里随便拿了一条,不知道多少钱。
这话我信,毕竟他不是精细的人,可是理由又那么站不住脚,他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跑去商场买一条内裤,家里什么时候缺过内裤了?
难道是别的女人……
不得不说女人的第六感真的很准,怀疑的种子一但埋下,就会慢慢长成掺天大树,接着我发现他总是加班,总是出门参加各种聚会,开始注意仪表,对镜梳妆,开始带一些高档场所的票据回家,一切的一切都不如,一场醉酒后,抱着我叫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来的清晰。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背叛的感觉瞬间蔓延,我甚至想一刀结束了他的生命,再选择自杀,可是我又是那么的不甘心,我们俩恋爱五年,结婚两年,我从二十多岁青春年华变成现在的黄脸少妇,我从没有想过,他竟然会背叛我,背叛我们之间的爱情。
这种不甘心,竟让我产生强烈的报复欲望。
为什么他可以出轨我就要为了这个渣男守身如玉。
念头疯狂的可怕,而我只想燃烧。
我想起他多次提起厌恶的光头上司,多次压着他不给他上升的机会,他又无可奈何的好色老头。
一瞬间,计划成形,我就是要上了他厌恶的人宇桐非图片,让他的妻子陈欢在他最讨厌的人之下,我要傍着那个好色秃子的手臂出现在他的面前,给他最大的难堪。
于是我摸出他的手机,轻而易举的找到了他上司的联系方式,几乎没用什么手段,就让他上钩。
仅隔了一日,他就约我在碧海云天见面。
事实是我到了约定的地点,却进错了房间,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而且最重要的,我怕过了那夜,失去了再冲动的勇气。
于是我看着光着上身,仅围着一条浴巾的他施施然的开口道:“免费按摩,要不要……”
大家都是成年人,心知肚明。
我说过他不笑的时候,很是威严,有精光从头到脚的扫了我一遍,他皱眉开口:“如果我说不要呢!”
“那我就去隔壁碰碰运气……”我发誓我这辈子第一次那么淡定超常发挥。
他笑了,有声音从我拉着门把手的身后传来朴升智。
“可会按摩?”
我特么的这辈子都没去过按摩店,哪里会给别人按摩了。
可我嘴角一笑,转身点头,我知道,这是被留下来了。
后来的那夜过的惊险刺激,云雨过后,他曾说过我是他见过最差的按摩师。
他的视线从我的手机上收回,我也不知道他看见了多少,总之我已经不在乎任何人的目光了,我做出了决定,远离前尘种种,今夜过后,丈夫是前夫,而他是路人。
我吃了几口他做的意大利面,应该是最常见的速食,酱却很是可口,绝不是冷冻能做出来的味道。
我将目光移向灶台,见那里还有未用完的西红柿等食材……
面前一看就是精英男士的他竟然会做饭,这让我有点刮目相看,又有点心暖异常。
我从中午开始就没吃过什么东西,正是最饿的时候,转眼就吃了个干净。
他似乎很满意,冲着我一笑泉友之家,举起手中的酒杯,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徐毅。”
电话就在这个时候响起来,我看了一眼,是这七年来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电话,可此时却不想接起。
可是我知道,这件事情既然开了头,就总要去结束。
我起身拿着手机走到窗前,按下接听键,听见对面男子咆哮的声音。
“江景,你又发什么疯?我不就去加个班,你至于离婚吗?”
我深吸一口气,正要答话,却听见那边有女子的声音远远的传来,“谁呀?”
我把解释顿时吞回了肚子里,这就是他所谓的加班?真是可笑。
“你在哪里?”我开口问他。
“我不在公司能在哪儿?你整天待在家里什么都不干,就知道疑神疑鬼,放松一下,看个电影怎么了!”
“放松一下!”我字咬的用力,“呵呵,好啊,你以后可以肆无忌惮的放松,老娘不伺候了,离婚。”
“别闹了好不好,房子当年落的两个人的户,离婚房子怎么办?”
我本就临近奔溃的边缘,没想到迫在眉睫的离婚,他看中的不是我的心意,而是那套房子……
多么可笑,当年答应给我一个安心小窝的他,如今却是为了那个窝才不舍得跟我离婚。
02
“房子华夏蓝筹160311!栗大川,我特么的跟你谈离婚,你却跟我说房子,我告诉你,你婚内劈腿,出轨,咱俩当时婚前可是有协议的,谁对爱情不忠贞,谁就半毛钱都分不到,存款是我的,房子也是我的,你休想从我这里拿走半毛。”
其实彼时家里只有两万不到的存款,房子是按揭买的,还剩下一半的贷款没有还清,一辆代步的小轿车,是我从前几年打工的积蓄买的,这个家里真的没有多少财产可分。
婚前协议也是我们闹着玩写下的,我不知道具备多少法律效应,可此时却是我武装自己的唯一利器。
对面似乎楞了一下,然后我听见他不淡定的声音传来:“谁劈腿出轨啦?没有证据你就别胡说。”
这话说的我英雄气短,要是有证据我还能等到现在吗?
对方大概听出我话里的迟疑,语气温柔的说道:“江景,别闹脾气了啊,今天你做了一桌子饭菜我却出门加班,是我的不对,明天我带你出去吃望川的川菜怎么样?”
他一句话就叫我热泪盈眶,泣不成声。
原来,他都知道,他明明知道我的辛苦努力,却视而不见的去“加班”!
有双温热的手从身后揽住我的腰身,脖子上黏上来湿滑的舔抵,我想躲,他却勒的更紧了,身后顶上来的坚硬,让我清晰的感觉到他要什么。
我举着电话,失神无言,正在这时,对方电话里再次清晰的传来女子的声音。
“栗大川,你把我的内衣都撕坏了,这可是牌子货,要陪人家的……”
万籁俱进,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嘶吼。
“栗大川,你给我去死吧!”
“啪!”手机被我用力甩在了落地大窗户上,有蜘蛛网一样的线条影现。
我却不管不顾,转头抱住了身后那个叫做徐毅的男人。
第二日,我足足在徐毅那里待到中午,才起身往家里走,临走的时候,我替他叫了外卖刘梦嘉,是周记的瘦肉粥,入口即化,我很是喜欢。
回到家,我打开房门,果然栗大川在家,空气中有呛人流泪的烟火味道。
我没关门当然也没拖鞋,走到他的面前,勉强平静。
“你对得起我吗?”
我们算的上裸婚,结婚时没有房车彩礼,甚至连结婚戒指都是银制的,为了买房我这么多年省吃俭用,到头来,却给他人做了嫁衣,我不甘心,可是我更不愿将就。
他显然决定破罐子破摔,他狠狠的一摔烟蒂站起身用脚碾压,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江景,魏吉英我对你怎么样你自己清楚,我能有今天全都是被你逼的。”
“呵呵!”我笑,“像你这种嫖娼还要找借口的人不配来评价我,到此为止,好聚好散,不要逼我成个骂街泼妇,弄到人尽皆知我看你工作保不保的住。”
三线这样的小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各自都有自己的活动圈子,对于我们这样的工薪阶层,一个男子行为不检点有的就是,可要闹得沸沸扬扬,基本这一辈子也就很难高升了,因为那个上司愿意提拔一个指着鼻梁被人骂的下属?
我自认为拿捏他很是到位,然而我的得意劲儿还没有过,就被卧室内走出来的纤柔身影吸引。
“你骂谁嫖娼?你骂谁婊子呢!”
传说中的小三踩着八厘米高的鞋,用足足比我高半个头的视线俯视我,语气轻蔑。
我愣愣的反应不过来黄佳琰,看着她挽在栗大川胳膊上的手心痛难忍。
“你就这样迫不及待?昨天被抓奸,今天就带回家来,还说什么我逼你李武好,良心被狗吃了。离婚!”我的手在抖,指甲掐的掌心生疼都无济于事。
“离就离谁怕谁呀!”小三声音比我都高,仿佛我才是插足他们的贱人。
栗大川看着我眼含歉意。
“江景,房子……”
“房子是我的,背叛者还想要财产,门都没有。”
“你还要脸吗?你当年出的十万块钱可以还给你,房子是大川的。”
没想到栗大川连这样的事儿都跟小三说,两个人显然是提前商量好了,要我拿十万块出户。
哼!当年的房价怎么能跟如今比,现如今这些钱离首付还差着一大截儿,算盘打的这样精,显然是认为我好欺负。
门口有三三两两的邻居围观,我眼中带泪,心寒无比。
栗大川被狐狸蒙了心窍,现在就是让他捅我一刀,怕也不会犹豫。
我咬着下唇,鱼死网破。
“混蛋,我们有婚前协议,法院见吧!”转身有眼泪流下,我窝囊的往外面走,实在不想看见栗大川那张脸。
那知胳膊却被身后的人一把扯住。
“想走门都没有,大川,你看看这是什么,你不是说过两个月都不曾碰过她吗?那她怎么会吃避孕药,哼!这外面有人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我猛然回头,紧紧盯着小三手中紧急避孕药的包装张绍刚被打,与徐毅第一次他并没有做防护措施,事后我吃了药,药盒却随手扔在化妆台下的抽屉里。
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会成为这对狗男女拿捏我的铁证,更甚我净身出户都要拜它所赐。

江景真的会净身出户吗?徐毅是否才是她今生的良人呢未完待续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