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师一附中女子迷恋和前夫在床上......深夜背着老公约前夫出来...-人在广西

女子迷恋和前夫在床上......深夜背着老公约前夫出来...-人在广西

“没有花香啊最强教皇,没有树高戴永革,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小、小、小草……”
酒店的走廊上,雪薇身着一件碎花旗袍哼着小曲,晃晃悠悠的前行着。她手中拖拽着一件白色貂绒外衣一路触及着地面,带出几分性感与洒脱的韵味。
乌黑的长发随着她那婀娜的身姿左右摆动着,一张精致的鹅蛋脸每一个细节都是那样的完美。只是……
那一双富有灵性的凤眸间却点缀着几分迷离与难掩的忧伤……
凌乱的脚步在一间房门口停了下来。“向右转!”雪薇颇具架势的喊了一个口号,身体直愣愣的面向了大门的位置。
“1!6!0!9!”她一字一句的念着门牌上的号码:“嘿嘿,没错啦……就是这里!”一把拧开了房门。
屋子里面黑着灯,借着窗口投射进来的微弱月光可以隐约看到床头的位置坐着一个身影……
“呀,你来的好快呀。”雪薇惊奇的眨了眨眼睛,明明才刚跟哲浩挂了电话,约在这里见面,没想到哲浩会比她来的还快?
“嗯……”男人冷冷的回应着。
那不着有任何情感的语气叫雪薇听了不禁打了个寒颤,今天哲浩的声音怎么那么低沉?他也心情也不好么?还是说……他已经知道了……一切?!
身体晃晃悠悠的向着叶哲浩的位置走去,她试探的询问道:“你今天……怎么……怎么了宋医全文阅读?”
顿时,一股冲天的酒气向男人的脸扑面袭来,他微微颦了颦眉头:“喝酒了?”
“对呀!嘿嘿……”雪薇一个起跳,劈开双腿就挂在了男人的身上。
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她身上的那股酒气越发的清晰,男人的胃部传来了一阵不适:“先走了!”冷若寒冰三个字落下中国十大匪城,他刚要把挂在自己身上的雪薇推开。
谁知,雪薇死死的勾着他的脖子,愣是不松手:“干嘛?不喜欢我喝酒?嫌弃我啊翁文成?哼,你越是不喜欢,我就越是要折磨你!”她调皮的一笑,就像是恶作剧似的,俯下头,小嘴冷不丁的就压在了男人的唇上。
浓烈的酒精味从她的唇间直接送入到了男人的嘴中。
他那眉宇之间的褶皱越发加深了几分。一只大手横扫横扫,愣生生的把雪薇给推倒在了床上。
该死的,他一直都觉得接吻这个举动是极其不卫生的行为,女人醉酒的样子也是他最厌恶的。没想到现在被强吻不说,还是被一个醉酒的女人给强吻了?!
“嘎嘎……嘎嘎嘎……”雪薇躺在床上有种恶作剧得逞的感觉,不停的大笑着。
“神经病!”男人暗暗的咒骂了一句,起身就要走。
这时……
雪薇猛地收起笑容,一把就拽住了他的胳膊……
“放……”
“别走……好么……”打断了男人的话,她的声音在这一刻听起来是那样的楚楚动人,华师一附中又带着几分的凄寒。
就连这正在气头上的男人都被她的声音给融化了,怔在了那里……
她是耀眼的女王
“你知道么?从小到大,别人看不起我,嘲笑我,我从来不回应他们一句。因为我相信,只有软弱的人才会靠嘴巴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然而……他们所看到的永远都是我最耀眼的一面。我痛苦也好、伤心也罢,他们没看到过,没有!没有!我是永远不会叫他们看到我最软弱的一面!也包括你在内……”
“我知道,在所有人的眼中我是耀眼的女王、高傲的凤凰,有着姣好的家事。可……哈哈哈,只有我自己才清楚,我自己到底他妈的是一个什么东西!”
温热的泪水顺着雪薇的眸间一滴、一滴的落在了男人的手背上。
当感受到那丝温热的时候,他僵直的身体莫名的颤了颤,那闲置的大手仿佛不听使唤似的向着雪薇的头顶缓缓的伸去……
“我从小到大,总是做着这样一个梦……梦里,有一个高大的男人骑着白马走到我的面前,跟我说……‘丫头,你不用在辛苦了,从今天起,我会给你一个未来,一个在没有风雨只有彩虹的世界。’”
“可是,我等啊……等啊……这个男人一直都没有出现。我知道明清奇案,梦嘛,终究就是梦,就是假的。不过遇见你之后,我觉得那个梦……离我也不是那么的遥远了……”
“我累了……”
“真的累了甘洛凡。已经……累到……快要支持不住了!带我走吧,带我离开内个黑暗的家庭吧,好吗?!我想去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没有争斗,没有勾心斗角,只有笑容的世界。好吗?呜……”
喃喃的哀求声一句一句的从雪薇的唇间吐出,房间内瞬间被撕心裂肺的哭声所弥漫。
男人那即将落在雪薇头顶上的大手快速改变了方向,凌厉的牟峰一闪,一把……
将她从床上拉起,紧紧的揽入了怀中。
这一刻,雪薇从男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强势与霸道,却又是那样的安心与温暖……
男人的胸膛好结实,他圈住她的手臂也是那样的牢靠!
小脑袋缓缓地抬起……
男人也顺势垂下了头。
在月光的映衬下他那双无情的眸子仿佛在逐渐、逐渐融化着……
下一秒!
一切是那样的顺理成章,他们的唇紧紧的贴合在了一起!
这一回,男人对这一吻竟没有一点点的排斥,甚至觉得,接吻或许是一件还不错的事情,就连那令人厌恶的酒精味也被雪薇唇间所吐出的幽香所覆盖。
她的气息好令人着迷……
男人现在只想着得到更多!更多东方龙狂!
“唔……”一阵悦耳灵动的声音从她的唇间发出。
慢慢地,雪薇的大脑变得越发迷乱,整个人如游荡在浩瀚的宇宙一般飘渺无际。
衣服一件件被男人除去,她迷醉的晃着脑袋,媚眼如丝,两片红唇轻咬着手指。这个画面看起来简直性感到极致。
可当男人即将褪去她身上仅存的一件衣物时,雪薇迷乱的神智瞬间恢复了一些……
细算算,与叶哲浩从交往到现在已经有快2年的时间了,虽然也会有亲吻,可今天已经算是他们之间最大的尺度了。
是否应该……就这样的继续下去?
这个男人是谁
‘薇薇,记住,当你还不曾与这个男人走入婚姻殿堂的时候,就不该做出妻子的行为。这样,你不止贬低了你自己,也会被他看轻了你!’
母亲的叮嘱在这个时候如同当头棒喝般般的把雪薇的理智彻底拉了回来。
虽然她今天过来就是想找叶哲浩谈论结婚的事情的,但……
这种事,还是等到婚后在做更为妥当一些!
“不……停下……别在继续了,哲……啊……”
待雪薇刚要制止的那刻,一阵强大的撕裂感传来,她整个人就像是要碎成两半一般痛苦的嘶吼了起来。
可男人却不禁从喉头发出了一声舒服的低吼。
但下一秒……
“疼……好疼……”
雪薇痛苦的呢喃声灌入了男人的耳朵里,疼?他这时才察觉到,身旁女人的身体似乎与以往有些……‘不同’?!
“哲浩,你怎么可以这样啊?!”
“哲浩?”面对这个完全陌生的名字,男人疾步跑到床头,开启了屋子内的灯……
‘啪、啪’连开了两下,可屋子内依旧是一片黑暗。“该死,房间竟然在这个节骨眼停电了?!”男人暗暗的咒骂着,快速套上了衣服,刚走了没两步,才想起床上的女人!
“女人,在这里等我。我没回来前,你不许给我离开!”霸道的话语带着不容叫人拒绝的命令感,就像是君王的旨意一般。待男人丢下这句话后就离开了房间内……
还沉浸在痛苦中的雪薇似乎还没有缓过神来。
刚刚……哲浩的语气?
在雪薇心里,叶哲浩一直算是温文尔雅的暖男,可今天从头到尾,她总觉得叶哲浩怪怪的呢?
‘铃铃铃……’忽地,急促的电话铃声传来。
雪薇按捺着身体的疼痛接了起来:“喂?哪位?”
“薇薇。”
是哲浩!待雪薇刚要询问叶哲浩怎么跑出房间去的时候……
“对不起啊,薇薇圣杀者,我今天有点重要的事情要办,可能没办法跟你见面了,你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么?不如电话里说吧。”
‘嗡’的一瞬间,雪薇的大脑陷入了一片空白中,那迷醉的酒劲全部散去,整个人变得无比的清醒。
哲……哲浩在说什么?!
他今天有事不能来了?那刚刚……刚刚是谁在跟她?!
“薇薇?薇薇?你怎么不说话了?是生气了么?我是真的有事!”
叶哲浩的声音把雪薇的神智强行拉了回来,她小手死死的握成个拳头:“哲浩,我没有生气,你有事就算了马伊莉,其实我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找你。”
口气中没有任何的波澜不惊寻仙卷,连雪薇都不敢相信自己在叶哲浩面前竟能装的如此的平静?
呵,她上学的那会儿真应该去报考文工团的!
“这样啊,你没生气就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去忙了。”
“嗯……你……忙……吧……”在电话挂断的一瞬间,手机从雪薇的掌中滑落……
她呆滞的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
谁能告诉她,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是醉酒后的幻觉?
还是……
她真的与一个陌生的男人发生了关系?!
雪薇思绪凌乱的坐起身:“嘶……”一阵刺痛感袭来。
雪薇的小脸一沉,看来……刚刚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她……
真的与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
“该死的!”拿起枕头用力的丢了出去。
无法否认,这件事单巴掌拍不响普绪克,要是她能保持清醒的理智早就能辨别出房间中的男人不是叶哲浩了,可她偏偏又喝的那么醉。
问题……
“那混蛋为什么会跑来我的房间?丁惟宁!”对啊,这是她的房间啊,就算她喝多了,梁天云那混蛋总没喝酒吧?
‘女人,在这里等我。我没回来前,你不许给我离开!’
猛地回忆起男人临走时丢下的这句话,雪薇快速穿着衣服。
叫她等是吧?
好,她就站在大门口等那个王八蛋回来,要是他不解释清楚,为什么会出现在她房间,她一定……叫那个王八蛋断子绝孙!
箭步冲到了大门口,在拉开门的那一瞬间……
走廊上的灯光刺的雪薇睁不开眼,她下意识的背过头,目光正巧对上了挂在房门上的门牌号……
上面赫然着写……
“1……606?”怎么会是1606的?不是1609吗?
天……
原来是她……走错了房间!?
11月的皇城刚刚进入寒冬,一场初雪下过,偌大的城市被银装素裹包围着,甚为耀眼。
雪薇身着单薄的衣服走在街上,身体被冻得微微打着寒颤,但心里比身体还要冷上个千百倍……
无可原谅、无可原谅,她竟然会犯了这么一个致命的错误,走错房间?!
估摸着房间那男人也正在跟谁约会呢吧?结果就……
不过还算他有良心,发现弄错了及时停止了,没有使得这样的乌龙进行到底。
可……
她该跟跟哲浩如何交代呢温贞菱?!
“菲儿,我真想死你了。”
“哼,你这家伙,是想着跟我上床吧?我看你……想的是我妹妹才对吧?”
“哪有……要不是你拦着,我早就跟雪薇分手了……”不远处,传来了一男一女两道声音。
当这俩道熟悉的声音灌入雪薇的耳朵里时,宛若一道晴天霹雳落在了她的心头!
这俩个声音是……
僵硬的身体逐渐地、逐渐地向着声音的源头转了过去。
只见,一间高级酒店门口一男一女手挽着手有说有笑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道画面简直像是一把利刃扎刺着雪薇的眼睛,她的心也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割扯着似得是那样的疼……
真意外,真意外啊!
她交往2年的男朋友叶哲浩竟然跟她同父异母的姐姐雪菲儿有一腿?
呵……
叶哲浩在电话里不是说他忙么?原来是忙着跟雪菲儿约会呢?
感情,他早就想跟我分手了,是么?!
她真想告诉叶哲浩,傻瓜,就算你跟我分手,你以为雪菲儿就会跟你在一起了么?!
“呃……哲浩?”正在走下楼梯的雪菲儿无意间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雪薇,猛地停下脚步。
“怎么了?菲……”叶哲浩顺着雪菲儿的视线追溯过去,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薇……薇薇?”
薇薇?
这样暖心的称呼在雪薇还没发现这段奸情的时候或许会觉得悦耳,可是这一刻……她觉得真恶心呢!
雪薇怕哲浩知道什么事中场狂徒?她那一晚的霸道男人是谁?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内容更加精彩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