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歆历险生忧—忧魔入心(宣化上人) 《楞严经浅释》162.【受阴十境相】⑸-宣化上人专弘平台

历险生忧—忧魔入心(宣化上人) 《楞严经浅释》162.【受阴十境相】⑸-宣化上人专弘平台


五十阴魔
《大佛顶首楞严经浅释》第九册
◎一九六八年宣化上人讲述于美国加州三藩市佛教讲堂
开经偈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I5历险生忧(分三)
J1发端现相 J2指名教悟 J3示迷必坠
今J1
【又彼定中诸善男子,见色阴消,受阴明白,所证未获,故心已亡,历览二际,自生艰险,于心忽然生无尽忧,如坐铁床,如饮毒药,心不欲活,常求于人,令害其命,早取解脱。】
又彼定中诸善男子,见色阴消,受阴明白:这个修道的人定力深一点了血族荣耀,在这个定中见色阴已消,他也明白受阴了。所证未获,故心已亡:他所应该证得的这个道果,他没有得,而他原有的心已经亡了。历览二际,自生艰险:前际、后际,他也都没有了。他自己觉得:“哦,真危险啰,这可太不得了了!不得了了!”于心忽然生无尽忧:就觉得什么都忧愁烦恼,有忧愁就有烦恼了。有烦恼了,就怎么样啊?如坐铁床:他一天到晚想自己:“哦,我在地狱里的铁床上坐着哪!我在这个铁床上受罪哪!啊,这怎么办哪?有这个身体就是有苦的。”如饮毒药:好像吃了毒药,就要死了似的。心不欲活:他心里一天到晚想着“死了好!死了好!”中国有这么一句话,那个要死的人就这么说:“死了好!死了好!又省裤子又省袄。”这个人大约也就是这个思想,说:“死了好!死了好!”
讲到这儿,我再给你们讲,自尽的人都有个鬼,那个鬼怎么样呢?就向这个人叩头。他叩头怎么说呢?他就念这个咒,不过这个要死的人,他听不见。这个咒也就是说:“你死了好,死了好,你快死了,死得越早越好。啊,你快一点死了就好了!”那么要自杀的这个人呢,他耳朵虽然听不见,但是他心灵上通着的。因为鬼有他心通,可以用那一种鬼的魔气到他心里,令他心里就想:“哦,是死了好!”心里能听到巅峰公子,就相信鬼讲的话了。于是乎就或者吃毒药,或者去悬梁,或者去跳海,跳金门桥了。哦深海狂怒,就死了!
金门桥那儿也有很多鬼,在那里来回的人,谁若是阳气盛,他不敢见你的。阳气衰的那个人──就是精气神都没有了,没有阳气了,你一从那地方过,他就说:“你死了好,死了好。”拿着就把你拖下去,拖到你跳金门桥去了。所以这自杀的人,多数都有个魔鬼,在那儿叫他去,他才死的。
生大忧患这个人也就常求于人,令害其命孙天勤,早取解脱:常常叫着叫着:“啊,你把我杀了是最好啰!你有法子把我弄死,那是最好了,我就好早得到解脱。”
【编按】以下节自上人八〇年代补述
这个虽然说有鬼那么说:“死了好,死了好,死了一了百了。”他还是自己心里想:死了比活着好。他自己就随着这个境界转,他没有把握,做不得主了。他为什么要死呢?就因为太忧愁了。他生了无尽忧,忧愁啊!好过死了,就是没有那么多麻烦,也不须要忧愁,他自己觉得活着没有意思,所以叫人害他命,他好早点去解脱。
从三藩市到Ukiah(瑜伽市)这条路有很多撞车撞死的鬼魂,所以从开始就叫你们来回开车的时候一定要念佛,你们现在大约都淡忘了。这一条路很容易发生意外的,以后你们无论一个人、两个人,三四个人在开车的时候必须要念佛,必须要提起精神来。你们不要以为这会是没有事情的,这个随时都会发生意外的,等到发生意外的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到那个时候,你不念佛叫旁人念,你不念佛,发生意外就把你抓去。不单是在到三藩市这条路上,在哪一条路上开车的时候,都应该大家一起念佛,念佛有佛光普照,能化凶为吉,遇难呈祥。这都是有个鬼在那儿等着要抓替身,你不念佛新婚夜未眠,他就会抓你的,这不是恐吓你们,不是开玩笑的。
那个胡果相开车门,她的钱包放在车顶上,一转身,就有一个人把她的钱包给抢走了。她一看抢钱包的人,跑得飞快,比火箭还快,要追也追不上,她就嚷,说有人抢她钱包了。这个人本来跑出很远很远了,离果相大约有一百多步,她是追不上他的,可是听她在后边嚷,就回头又把钱包撇回来了,果相拣起来。本来里边很多钱,可是数一数,一个penny(便士)也没有丢,这也是她平时拜万佛忏、念佛的感应,也没有挨揍。而某某也被人家抢她的钱包,她就往回抢,她的脸被打得肿这么高。因为她打妄语讲大话荆棘后冠,不是我派她去的,她说是我派她去的;我没有说的话,她说是我说的,结果就挨一顿揍。这都是范例、警戒!
──上人八〇年代补述至此
J2指名教悟
【此名修行失于方便,悟则无咎,非为圣证。】
此名修行失于方便:这个就是修行失于方便。他不明白这个方便法门,所以就生出这种执着。生出这种执着时,悟则无咎,非为圣证:如果明白,就没有问题了。这不是圣证啊!
J3示迷必坠
【若作圣解,则有一分常忧愁魔,入其心腑。手执刀剑自割其肉,欣其舍寿;或常忧愁,走入山林,不耐见人。失于正受,当从沦坠。】
现在你们听到经典这个道理,切记不要乱打妄想,不要说自己又要死了,或者又没有什么了凡人歌吉他谱,你常常这样想,就会招这种魔的。这个世界这种魔很多很多的,所以不要打妄想!不要随便乱讲话!你乱讲、你一打这个妄想,就有这种魔来侵犯你。那时候陈天佳,魔到你身上,你就受不了了!你那时候就不自由了,想不死都不可以。
若作圣解,则有一分常忧愁魔:你以为你忧愁,忧愁也有魔的!为什么你忧愁啊?你若开佛眼了,你看这个人没发脾气的时候,没有鬼;一发脾气,这鬼就来帮着他发脾气了,说:“发大一点、发大一点!Make more trouble!(多惹点麻烦!)”就从后边来帮助你发脾气。你不相信清明幻河图?这个我讲的是真话。你要是不信呢,就慢慢试试看!入其心腑:到他身上了。
手执刀剑自割其肉:我不是讲过那个王孝子吗?何广位就是我以前讲的常仁大师。王孝子在坟上守孝,有一次他在定中,看见他一个外甥被土匪捉去了。捉去,这个土匪就要枪毙他外甥。他在定中怒海归航,相离十五里路,那个土匪一开枪打的时候,他在定中这么用手往外一搪,这个枪就没有打上他的外甥,他外甥就跑了!
可是在默默中,也是有一个要命鬼,这个土匪为什么把他外甥绑去?就是预备要命的,所以默默中有个要命鬼,有这种因果高宇桥。那么现在没有打死他外甥,这个命没有要去,所以要命鬼就找王孝子去了。可是也拿王孝子没有办法,这鬼怎么样啊?就找他弟弟王二爷,这鬼附到王二爷身上了,王二爷就自己拿着一把大刀,到坟上去找王孝子,鬼就要把这第二的弟弟杀了。
到了坟上,很奇怪的,鬼附身的王二爷拿着刀这么比着,要砍自己的头,但是拿刀的手落不下来。王孝子这个时候就一味念《金刚经》,那时候也不讲话了。正在这个时候呢,就是谁呢?就是我的师父(常智大师),那时候他还没出家呢,他在家中心里就着急,慌得不得了,觉得像不知有什么事,心里不安宁了熊俊豪,“猴弈啊,是不是孝子坟上有事情了?”于是就跑到坟上去,一看,果然王二爷拿着刀自己要杀头!王孝子就写几个字说:“你去买一点烧纸(中国人给死人烧的纸),我给他念经超度,这里头有一个鬼大鸟鹰,想怎么样怎么样。”那么王孝子就念经超度他,以后才没有事。
所以,这就是这种魔。不过这鬼因为是想要命,不是修行有这种魔。但也可以说是修行有这种魔,就是因为王孝子修行多管闲事,就招来这种魔要杀他的兄弟。鬼杀王孝子杀不了,因为他有定力,也不打妄想,那么拿他没有办法,鬼就找他的弟弟去。
所以自割其肉,欣其舍寿:就欢喜死。或常忧愁:或者就常常忧愁得不得了。所以你听见这一段文,你不应该常常有一种的不高兴,不应该有的时候就哭了,也不应该有忧愁心。走入山林,不耐见人:忧愁、忧愁,就怎么样?这个魔到你身上,一半有魔的力量,一半有你自己的力量。这个魔是藉着这股气的,如果你思想正了,就没有事了;你思想若不正,跟着他转,说忧愁你就忧愁,越忧愁越忧愁,就跑到山里头去,不见人。失于正受,当从沦坠:没有正受了,将来这种人也会堕地狱的。
【编按】以下节自上人八〇年代补述
他这个“走入山林”吴若石,也不是退休,也不是修行。他就是古古怪怪的一种行为,很古怪的一种性情,到那地方装模作样的,怪里怪气的做一种魔里魔气的样子。不是想要到那个地方去修行,就是做得好像很不近人情的样子。你若以为他跑到那个地方去修行,那就错了!他就是弄那么一个古怪样子,到底是给自己看呢?还是给人家看?他自己也不知道干什么?他就是着魔了嘛!就是魔里魔气的。看他样子好像是修行,实际上他什么也没有干。
这地方翻译也要懂得心理学,要设身处地想这个人是怎么回事?他或者跑到山上想要做狗、做猫都不一定的华歆。他不欢喜见人,欢喜和猫、狗在一起玩,或找一只雀鸟,也不一定的。他就那么怪里怪气的,这都不是一定的,他就做出一个古怪的样子给人家看看。
你要懂得这个文,为什么我说他这么怪里怪气的样子,就后边那一句“失于正受”,他没有正定正受了,他失去了。失去了,当然就邪里邪气的,就古里古怪的了,失于正定正受。所以“当从沦坠”,他要是到深山里去用功修行,不愿意见人,那怎么会坠落呢?他也不会失于正定正受了曼谷爱情故事。由后边这两句,就证明他前边就是邪里邪气的,魔里魔气的在那儿,那个样子好像在修行,实际上不是的。
不单这一段经文是这样子,就是每一段〈五十种阴魔〉都是有这个毛病,都是邪里邪气的、不正常。你把这个意思抓住,就会翻译这个文了。这个地方两个意思都有,也因为他忧愁。忧愁啊,说这个地方这么吵、这么闹,于是就找一个静的地方。他就是不愿意见人,他见人或者就现出很不高兴的样子,或者很恐怖的样子蔡小豆,或者好像一个神经病的样子。这都是不耐见人,他一见着人就发脾气了,忍耐不住了。譬如他见着人,或者就大喊大叫:“唔,你来干什么?”就闹了,这就不耐见人,他就对人发脾气,说:“我这在修道,我刚刚要入定,你来吵我!”这都是不愿意见人,忍不住了。
你看,他说人家不叫他入定了!根本人家没去的时候他也不入定,人去的时候,他就要入定了。你说这怪不怪?就像个小孩子,没有人他也不哭,有人他就要哭。比方说有Buddha eye(佛眼的),有什么eyes(眼的)?你只要说有善知识,可以知道他这个情形就好了。我那个说开佛眼啊,本来不需要那么讲,当时就因为人不懂这个道理,所以就那么说。那么一讲啊,人又跑到Buddha eye那儿去了!譬如有的地方说过的理论,或者和这个经典不相合的时候,你们现在大可以把它纠正过来,不是什么我说什么,就算什么。你若那个样子,你们自己的智慧就不会发现出来,这要用你们个人的智慧来看这个问题。
──上人八〇年代补述至此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