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生洗衣机史上最吓人的恐怖片,大多数人居然撑不过前十分钟?-环球银幕

史上最吓人的恐怖片来岛通总,大多数人居然撑不过前十分钟?-环球银幕
1977年2月,由达里奥·阿真托执导的《阴风阵阵》在意大利上映,把观众们吓了个够呛。

影片在美国上映后,成为了导演阿真托在美国收入最高的影片,可见其恐怖程度之深。在如今的很多个恐怖片榜单里,《阴风阵阵》甚至排在《闪灵》之前。

2018年,由《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导演卢卡·瓜达尼诺执导的重拍版《阴风阵阵》也即将上映魏依曼,它毫无疑问是一个被世人钟爱的噩梦。


《阴风阵阵》的海报上写着这么一句话:“唯一比影片最后12分钟更恐怖的ca1809,是前92分钟!”
影片的第一个镜头就充满了诡异感,而它在第十分钟时,甚至为你展示了一场惨不忍睹的凶杀案,并且长达四分钟之久奔月蜀客。因此也有人说,这是一部大多数人撑不过前十分钟的影片。

《阴风阵阵》讲述了一个少女被女巫残害的故事。纽约女孩苏茜(杰西卡·哈珀饰)来到德国的一所芭蕾舞学校学习舞蹈,在大雨中抵达学校的她,看到一位女孩从学校大门中狂奔而出,没想到第二天她就听闻了这位女孩的死讯。
本是来追寻芭蕾舞真谛的苏茜,很快发现了学校的邪门之处:这里的同学们都不太友善,校领导神色古怪,女巫诅咒作祟的传闻,也在学校中广泛流传。

为了讲好这个诡异的故事,阿真托花费数月时间,在意大利、法国、德国、瑞士等国旅行,以求得到启发。他走遍那些因魔法和女巫而出名的场所,听遍了关于黑森林和黑魔法的故事,与当地人聊起女巫的习性、喜好和渴望,然后他就产生了故事的灵感。


阿真托当时对“魔法三角”的概念颇为着魔邓贵大,它指的是德国、法国和瑞士三国的一个交界点,据说这里有着神秘的力量。以魔法三角为基准,阿真托构想了一个概念:在他构建的电影宇宙中,分别居住着三位母亲。
她们代表了我们心中某种最原初的恐惧,每个母亲都控制着一个城市,故事就从这个城市开始。
于是,就有了发生在德国弗莱堡的《阴风阵阵》,阿真托“母亲三部曲”的第一部。
影片原名“Suspiria”指向的是“叹息之母”(Mater Suspiriorum),她与三部曲的后两部《地狱》、《恶灵之泪》中的“黑暗之母”和“眼泪之母” ,黄瀛漩都来自英国作家托马斯·德·昆西的散文《莱瓦纳和我们的悲伤女神们》。
文中写道,除了传统的“命运三女神”、“复仇三女神”与“美惠三女神”之外,还存在三位代表悲伤的女神。

《阴风阵阵》是一部色彩至上的恐怖片,整部影片使用大面积、高饱和度的几何形状色块,来营造诡异感和梦境感。




阿真托之所以选择这样的颜色,受到的居然是迪士尼第一部动画长片《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的影响,你简直难以把充满噩梦、杀戮和尖叫的《阴风阵阵》虹萱,跟那部经典童话联系在一起,但事实上,就连主角苏茜的形象,都是源自白雪公主,而学校里的掌控者——最后的女巫海莲娜,对应的无疑就是白雪公主的继母。

《阴风阵阵》对应的另一个童话故事,则是刘易斯·卡罗尔的《爱丽丝梦游仙境》。影片的第一个场景发生在德国的机场,只有在这场戏中,我们才能瞥见那个被我们熟知的现实世界。
紧接着,苏茜便向出站口的滑动玻璃门走去。这道滑动门具有着特殊的含义,就像爱丽丝坠入的兔子洞洞口。阿真托给了滑动门两次全景镜头,并在苏茜走过这扇门时,对门的开启和关闭给予了两次特写镜头的强调。这并不是一扇简单的门,它是从现实世界去往梦魇世界的门。


苏茜走过滑动门后,梦魇一般疯狂的恐怖之旅就在她面前开始了。
她在暴雨中拦了很久的出租车,她的丝巾被风吹起缠绕在她颈部河南大学校歌,似乎要把她勒死。在她跳上出租车后,她的处境没有变得安全,反而更显诡异红狼牙鰕虎鱼。
这种诡异完全来自阿真托精心营造的光影氛围:车窗外的夜晚是深蓝的;不知从何处来的红光打在苏茜脸上,将她变成一片血色;随着苏茜与司机聊天,司机的黄色座椅和间或闪耀的黄光温碧婷,又将画面浸染成另一种让人恍惚的诡异色调月赋情长。


影片的摄影师卢西亚诺·托沃利表示,阿真托希望《阴风阵阵》像调色盘一样,华生洗衣机拥有丰富的主色调和厚重的黑色。托沃利最后决定用不同的色彩,为电影中的不同意义做出区分:他集中使用原色中的蓝色、绿色和红色,来代表影片中正常的、具有生命力的部分;然后使用补色黄色,来混杂和污染这些颜色,造成不安的病态感觉。




在片中,你会看到大量不真实的、高饱和度的红与蓝。舞蹈学校的外墙是血红色的;学校发过虫灾后,女孩子们在深红色帷幔围成的临时宿舍里睡觉。学院内部的墙面,是蓝色的丝绒材质;虫灾发生当天的夜晚楼道,也布满非现实的蓝光。至于绿色,则是作为点缀,出现在人物尚有生命的时刻。
如果说,红色在片中代表着残暴、鲜血和迫近的危机,那么蓝色就代表着真正到来的死亡。这样的隐喻,在一直想找出学校秘密的莎拉的死亡场景中,显得尤为明显,她最终跌落到了一个满是蓝色的房间中,在铁丝网中挣扎着,被神秘的手结束了生命吸血甲虫。场景迅速地结束在对她眼睛的特写上,仿佛被蓝色的月光照亮,但又赫然有着一缕鲜血。这就是梦魇的颜色。


阿真托之所以使用这样非现实、大胆且浓烈的颜色,是因为在他看来,《阴风阵阵》是一个发生在潜意识中的故事。
恐怖电影的目的,是把隐藏在我们内心深处最糟糕、最原始的恐惧拽出水面,如果它拥有太过现实的色彩,反而会与这种“深层”意义背道而驰异能田园生活,阿真托就是要让电影的画面看起来完全脱离日常现实,他故意使用这些浓烈、超现实的色彩,来营造极端的暴力、挑衅和恐惧感。

从另一个层面来说,这样的色彩技巧,其实也是对观众的一种安慰。用摄影师托沃利的话来说,影片的色彩会造成这样的效果:“你会对自己说,这一定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因为在我的生活中从未见到过如此强烈的色彩余小宓。”

在影片的用色与布景中,我们能感受到强烈的德国表现主义风格,《阴风阵阵》在拍摄时还会使用天鹅绒布和纸巾,让有色光投射在人脸上时,拥有油漆般的特殊质感。

为了强化影片的恐怖氛围,阿真托还找来了意大利著名的前卫摇滚乐队哥布林(Goblin),来为电影配乐。充满金属感的电子乐、挑战人神经极限的密集拨弦、充满窒息感的节奏,都跟剧情一样调动着观影情绪,让观众处在不安和崩溃的边缘。影片的配乐也因此被恐怖片迷津津乐道,长期被视为最佳恐怖片配乐之一。

与此同时,我们热衷的各种僵尸片,都多多少少从《阴风阵阵》中有所借鉴。阿真托的作品,深刻影响了现代僵尸片始祖乔治·罗梅罗。阿真托是《活死人黎明》的联合制片人,他曾与罗梅罗联合撰写剧本,并亲自到片场参与工作。他还剪辑了这部影片在欧洲的发行版本,并用御用乐队哥布林编写的配乐,替换了部分音轨。
至于阿真托为什么从没有拍过自己的僵尸片优丽丝,他的说法是:“我看过罗梅罗的《活死人之夜》,并且非常热爱它。随后有一天,我们在纽约见了面,像多年老友一样无所不谈。我们最终决定要一起合作一部僵尸片,由他执导,这就是《活死人黎明》的拍摄起因。”

在由卢乔·富尔奇导演的1981年的《鬼驱人》中,我们能看到一个更为明显的直接致敬《阴风阵阵》的场景:盲人女孩艾米莉的喉咙和耳朵,被自己的导盲犬无情地扯掉,和《阴风阵阵》中导盲犬杀掉主人的场景如出一辙。

在改编自哈罗德·品特戏剧的2007版《足迹》中,导演也效仿《阴风阵阵》,运用了大面积的色块和色光来营造紧张氛围。


至于资深影迷昆汀·塔伦蒂诺,则把《阴风阵阵》视为他最爱的恐怖电影之一,它对后世影人的影响,要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微信号
world-screen

及时发布热点影事
有态度的原创影评
贴心的观影指南
与微信用户实时有奖互动
2018年第10期《环球银幕》
快速购买长按或扫描下放方二维码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