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能电力集团如梦如幻!入魔道而杀尽天下无耻匹夫!-深夜枕边书

如梦如幻!入魔道而杀尽天下无耻匹夫!-深夜枕边书

“两年中无法冲破生门,开辟轮海,这可真是秦家有史以来第一人!”
“将他放逐王府,跟随那丫鬟的遗子去乞讨为生吧,这就是他们早已注定的人生!”
沉浸在幽冥池水中的秦昊,霍的惊醒,旋即神情紧张的环顾四处,少顷之后,才发现这只是自己的幻觉,但那刺耳的奚落声,却真真切切的传入了他的耳帘,让他心脏猛然一抽!
眼前是一座座巍峨的山峦,气势雄壮,直入云霄,半山腰处,更有层层云雾缭绕,仿若仙山般,给人一种如临仙境的奇妙感觉。
山峦之下,则存在着一片漆黑的水潭,阴沉沉,没有丝毫的灵韵,显然是一滩死水,与那带着玄妙之感的山峦恰巧截然相反。
如果那山是仙山,这没有灵气的水,便是魔潭。
潭水中映射不出任何的倒影,入眼处只有一望无际的幽黑,而秦昊正沉浸在池水之中,瘦弱的身体承受不住冰寒,正不断的打着哆嗦。
回想着父亲失望的目光,秦昊的呼吸微微急促起来,一张稚嫩的小脸之上带着异样的坚定,他好似下定了某种决心,怔怔的朝着漆黑如墨的水池深处走去。
“幽冥灵池,苦海的彼岸,更是太古蛮荒大神陨落的黄昏,如果能够继承亡者的灵愿,我的资质应该可以彻底的改变。”
池水冰寒刺骨,更是直接穿透了血肉,直袭灵魂深处,令得秦昊的身体颤栗不止,但他却咬着牙,硬生生的坚持下来。
两年中茹毛饮血,吃尽天下苦果,如果不是心中的那份执着,怕是早就身死他乡。
“是否会有灵愿的存在?我又能继承谁的灵愿?不管是谁,只要能够改变资质,我都绝不后悔!”
秦昊攥着拳头,牙齿咬得死死,渐渐的走进了幽冥灵池的深处,在池水的上方江淑娜老公,漂浮着成千上万散发着各种颜色的光团,似是无主的游魂,在寻找着宿命的归处。
当秦昊看到这些光团时,内心顿时涌现了狂喜,他忘记了寒冷,忘记了曾经所受的苦痛折磨,双手合十,朝着前方不断漂浮着的光团恭敬一拜!
“下界凡人秦昊,甘愿将自己的身体供奉给诸位大神,继承灵愿!”
秦昊的小脸虽说看起来还带着些许稚嫩之气,可那坚定的神色,却是任何外界因素都无法撼动。
那些五颜六色的光团,瞬时朝着秦昊略显瘦弱的躯体蜂拥而至,一时间还有着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好像有人在商议着什么。
光团停留了片刻钟,并未有任何一个愿意驻留,全部轰然而散。
望着这一幕,秦昊的脸色顿时黯淡下来,这样的情况,他已然经历了不下百次,每次修炼之时,天地灵气刚刚入体还没有多久,就好似碰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瞬间倒退,这也是缠绕秦昊十年之久的梦魇!
“难道说,太古大神都嫌弃我这具废弃的身体?若真是如此,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
秦昊抬起头,歇斯底里的嘶吼,他紧攥的拳头,在这幽冥水池中不断的挥动,浪花飞溅,泛起阵阵涟漪。
直到过去了半个时辰左右,秦昊因为力竭,跪伏在池水中,墨黑色的池水顺着五官沁入了身体之中,一时间,他的身体突然疯狂的颤抖起来,就连白皙的皮肤都被染成了墨黑之色。
渐渐的,秦昊闭上了眼睛,身体好似被灌了铅泥白景琦原型,沉沉的坠入了池水的深处,下方是一望无际的黑暗世界。
就在这个时候,异变骤然发生,幽冥灵池中的黑色物质,被一股神秘力量迅速的抽离,化成漩涡,朝着下方疯狂的汇聚,不到三个呼吸间的时间,原本漆黑如墨的池水,竟然变得清澈透底。
“这样的身体,正好可以继承吾的灵愿!”
一道黑色的光团自天空骤然下,透过清澈的池水,化作丝缕黑色气流张义潮,把秦昊的身体包裹。
在此同时,刺骨冰寒的能量灌注入四肢百骸,秦昊的身体好像要被庞大的灵力撑爆。而在无形之中,又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将能量调动至他身体能够承受的临界点。
体内淤积的杂质,被奇异的冰寒能量逼出体外,化作腥臭液体黏连在体表。
排除肉体凡胎中杂质,乃是洗精伐髓,开辟轮海的前兆。可是没有谁听说过,洗精伐髓的时候能用这种摧残一样的方式进行。
无数次被灵力穿透洗刷身躯,秦昊每一处细胞好像在剧烈燃烧着。因为疼痛,他清秀面庞狰狞扭曲,脖颈到额头的青筋暴涨而起。
“生门已过,轮海大开,我终于迈入了武道大门!”在身体几欲被撕裂的痛苦中,秦昊却仰天大笑。痛又如何,被人凌欺唾弃的滋味,要比这痛得多!
尤其是父亲那失望的叹息,仿若梦魇一般,在他的脑海紧紧索绕了数年!
灵力越聚越多,小腹像是有千万根银针在蠕动。可是秦昊仍未停下。在冲击生门之时,积蓄灵力愈雄浑,轮海开辟得愈宽阔,对以后的好处也会越大。
待灵力凝聚到肉身能够承受的极限,秦昊咬牙倔骨,强忍着几乎要昏厥的疼痛,调动天地灵力,华能电力集团轰然撞向堵塞的经络!
生门瞬间被撞碎,磅礴灵力猛然间找到宣泄口,疯狂灌输至雾蒙蒙的轮海空间之内,汇聚成三尺见方的水泊模样,并且散发着氤氲华光。
拥有神秘能量作为支撑,秦昊开辟出的轮海,要比正常人大上一倍有余。
刚经历了濒临死亡的痛苦,这种大起大落的感觉,让得秦昊大脑陷入了短暂的恍惚状态。他轻叹了一声,旋即低下头,缓缓沉入了寒潭池底……
不知过去多久,当秦昊朦胧的睁开眼眸时,脸色猛然一变!
顾目四盼,自己身处在天然溶洞中,在洞口的位置,幽幽寒泉被一层看不见的隔膜堵住,阳光透过水层,在溶洞中洒下粼粼波光孟安仁。
想来是在下沉过程中,穿越了寒泉底部的隔膜,摔落入溶洞深处。秦昊暗自庆幸,如果不是这一处神秘空间的承载力,他怕是会横死在幽冥水池,尸体无主的漂浮游荡。
来不及高兴太早,秦昊仔细将周遭溶洞检查了一便,却是发现每一处都是实心的。而且头顶水面距离自己至少有十数丈贾世骏,墙面光滑,没有可攀爬的缝隙,想爬上去几乎没有可能。
恐怕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变成一具尸体,葬身在这莫名的溶洞中。想到这里,秦昊嘴角掀起一抹苦涩。
身子饿得发虚,甚至没有站起的力气。秦昊就颓然的坐在地上,脑袋中有着各种复杂的思绪飘闪而过,“如果得知死讯,那个人应该会有些许难过吧。”
想到这里,秦昊嘴角的苦涩更浓了。
在儿时,他曾经是父亲最宠爱的儿子。直到十二岁成人礼那天,他被检测出身体无法凝聚灵力。
昔日荣华富贵褪却,他与母亲姐姐三人相依为命。然而却有一天,母亲旧疾复发,又得不到医治,最终葬身在了屋后的荒郊。
母亲离开的那天,是秦昊一年之中第一次见到父亲。他只是皱着眉头轻看了二人一眼,便扬长而去,决绝的身影,仿若数根利刺,狠狠的扎进了秦昊的心脏之中!
那无视般的眼神,成为了秦昊无数个夜晚的梦魇。以至他下定决心,离开家族,去寻找能够改变资质的东西——幽冥灵池
功夫不负有心人,苦熬七百个日夜后,秦昊终于成功开辟轮海。可是,却被困在了幽冥池水的深处,那不知什么缘故形成的神秘空间之中!
“我不能困死在这里,绝对不能笑谈广东话!”
秦昊干涩的嘴唇被牙齿撕裂,猩红的血液顺着唇角涔涔而落,沙哑的声音随着喉咙的滚动而现,挤压数年的怒火在此刻轰然爆发!
怒吼声响彻天然溶洞,像惊动了潜伏着的老饕,地面突然震颤不止。
“要塌了么!?”秦昊急忙缩到墙角,抱着脑袋趴下。心道,如果洞口结界破裂,寒潭之水涌入洞中,说不定自己能因此得救。
然而,溶洞并没有坍塌迹象。反而在中央位置,赫然冒出一尺见方的石台。石台呈暗红色,其上雕刻着密密麻麻的古代铭文,看上去极为诡异。
在那石台上方三尺处,竟然悬浮着一柄断裂的巨剑。断剑通体呈漆黑色,剑身有门板宽度,两面无锋,这是一把形容巨重无比的钝剑!
秦昊愕然发现,丝缕猩红色气体自胸口涌动而现,悠然流入漆黑色剑身中,不见了踪影。
随着气流越聚越多,断剑之上雕琢的金色符文闪烁出夺目的光芒,犹如即将复苏的活物。
隐隐的,秦昊感受到了危险的味道。可是在这里呆着也是等死,不如上前查探一番,说不定能寻到一线生机。
想到这里,他当即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朝石台靠拢。越是靠近,断剑中吞吐出的猩红气体便愈发浓郁。
“不好!”突然间,秦昊稚嫩小脸涨成青紫色,他紧咬牙关,额头青筋痉挛,像是忍受极大的痛苦。
猩红色气流吸入胸肺,流窜全身。杀戮暴戾的念头窜至脑海,恨不得抓起断剑,酣畅淋漓的疯狂舞动!
待杀意最为浓郁之时,那柄重剑骤然颤动!像是流星划破夜空,携带破石惊天气势,悍然朝秦昊刺来!
在这一刹那,秦昊大脑轰的一声,浑身汗毛倒竖,却又无法动弹丝毫!只能眼睁睁看着剑锋飞速逼近。
门板大小的断剑骤然间穿透了秦昊胸膛,几乎将他身体截断,秦昊眼前发黑,口中鲜血狂涌。
在意识即将消逝的瞬间,秦昊看见断剑绽放出漆黑色华光,瞬间将洞府湮灭。他的身体像跌入虚空碎流纯金贵公子,被冰冷黑暗吞噬,意识缓缓消散。
在黑暗中不知过了多久,秦昊恢复一丝清明,被刺穿的痛感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涓涓热流汇聚至心脏,身体的存在感觉愈发强烈。
正在此时,耳边突然传来短促焦急唤声,“昊儿,你终于醒了!?”
轻灵悦耳的声音恍若在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秦昊感觉右手被一双温热手掌紧紧握住,熟悉的触感勾起了他的回忆。
“难道我还没死!?”他把眼睛眯开一条缝,当看到面前熟悉俏脸,登时惊喜得手足无措,愕然呆怔道,“小岚姐!”
待确定眼前人儿是自己的姐姐,他又顾目四盼,茫然惊愕道,“我这是在哪儿?”
“这是秦府,昨晚你浑身是血的躺在门口,差点把我吓坏了……”她声音哽咽,握住秦昊的葱白玉手轻轻的颤抖着。
看着周围熟悉的摆设,秦昊恍惚在梦中。当初漆黑色重剑击破虚空,将他放逐到虚空碎流之中。可为什么等醒来的时候,刚巧出现在秦府门口?
这绝不是巧合,重剑之上蕴藏着大秘密!他琢磨半晌,却想不出其中关联。
不过眼下能活着回来总是件好事,暂时不用去管这么多。
少顷,头晕眼花的感觉消失,秦昊终于看清姐姐的身形。
齐晗短发,生着一双极其迷人的杏眼,身材修长,几乎要比秦昊高上一头,她的俏脸褪去了些许青涩,看起来要稍微成熟妩媚一些,柔声中充斥着浓浓的担忧。
秦梦岚名义上虽然是秦昊的姐姐,但其实是一个丫鬟的遗孤,母亲看其可怜追凶五十年,于是躬亲抚养。尽管没有血亲,但是两人相依为命,胜似亲人。
正当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秦昊的肚子却不合时宜的发出一阵呻吟。他抓抓脑袋,尴尬笑了笑。
“等着,姐给你做吃的去冯若昭。”秦梦岚轻声一笑,旋即转身而去,背影虽更高挑一些,看起来仍熟悉无比。
没过多长时间,满桌菜肴摆放得整整齐齐。扑鼻香味让的秦昊口水直流。
两年来,他都是靠野果干粮度日,如今再次尝到熟悉饭菜味道,不由得眼圈泛红,喉口哽咽无语。
“慢点吃,不够姐再做去。”梦岚熟练的为他夹一块精挑细选的肋骨肉,稍作踌顿,又温声细语道,“这两年,在外面没少吃苦头吧。”
听到这话,秦昊身猝而一震,面色却然不改,他扬起愉悦笑容,故作神秘道,“小岚姐,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她睫毛扑闪,好奇道。
“我开辟轮海成功,现在已经成为轮海一层的修士。”秦昊嘴角带笑,长时间被生活折磨,灰暗的眸子中,绽放出夺目光彩。
那是秦梦岚从未见过的笑容。她痴痴的看着,有些呆滞。
以往的秦昊总是安静中带着忧伤,哪怕面上有所笑容,也是很让人心疼的那种牛响铃。现在,他整个人散发出阳光而温暖的气息,能从中感受到满满自信味道。
旋而秦梦岚反过神,她轻掩粉唇,美眸圆睁着,泪水如断线珠子顺着脸颊滑落而下。
“你……你没有骗我蒋木木!?”她声音颤抖着问。
当初,正是因为秦昊身体无法积蓄灵力,才会在王府中地位一落千丈。她本已经任命偏居一隅,与弟弟一起过清苦的日子。可是没想到,时隔两年,秦昊竟带来如此奇迹!
“我什么时候骗……”
秦昊话刚说到一半,突然被撞了个香玉满怀。他愣愣的站着,任凭姐姐趴在肩膀上,放声哭泣。
熟悉的怀抱,时隔两年仍然温暖。
自从母亲去世以后,姐姐再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她学会用最少的消耗让两个人吃饱穿暖,并在受人凌欺的时候,把秦昊紧紧护在身后。
抱着颤抖的娇躯,秦昊在心底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尽全力保护姐姐,不会再让她受丝毫的委屈!
……
秦王府最为繁华的地域内,高阁耸立,檐牙雕琢,恢弘大气中,又不失小桥流水之精巧别致。
其最中央的銮殿内,东秦割据藩王秦鸿儒,正伏在案头,批阅堆积成山的奏章。
秦鸿儒身着九蟒紫袍,剑眉朗目,稍显沧桑面容不怒自威,一举一动间透着威严气息。
案头旁边,一青年正襟危坐,用谦卑语气与秦王不时交谈着。从面貌上,两人竟有八九分相似,且青年神采奕奕,俊朗非凡,有种飘逸脱俗气质。
突然之间,秦王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遥望西北位置,锐利的眼神,像是能穿透层层阻隔,看到那个少年的身影。
几个呼吸之后,他面色怅然,喃喃自语般的道,“你终于愿意回来了么……”
“父王,您刚才说谁回来了?”青年保持温文尔雅的微笑,谦逊着姿态问道。
搁下最后一卷书简,秦王揉揉疼痛的太阳穴,并未接下青年的话茬,反而沉声吩咐道,“天逸,你明日赶早去藏宝阁取十块下品元灵石,外加一枚翡翠石,藏书阁令牌一块,送到秦昊住处。”
“秦昊?”被称作天逸的青年先是一愣,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俊朗面容浮现出惊诧之色道,“您说的是,两年前离家出走的那个废物!?”
“嗯?”秦王鼻音拉长,眉头紧锁,眸子威严的瞪着秦天逸。
见秦王略有愠怒,秦天逸这才意识到话语不妥,遂赶忙笑着解释说道,“孩儿记得,秦昊在两年前,可是连命门也无法开辟的废物。哪怕是现在有所进展,日后成就也极为限,犯不着为了一个废物,浪费翡翠石这等灵物。”
翡翠石,乃是冲击修为瓶颈至宝,秦天逸卡在轮海九层一年有余,所以对翡翠石有着超乎寻常的渴望。
“按我说的做!”不耐烦于秦天逸的啰嗦希娜姆,秦王冷冷的呵斥道。
见秦王动了怒,秦天逸尽管心有不甘,也只得恭恭敬敬的低下头,乖乖应声道,“是,父王。”
在他低下头的瞬间,眸子中寒光乍现,心中暗道,“秦昊,你区区一个废物,凭什么个我争!”
……
美美喝一口温凉不盏的米粥叶川的夏天,秦昊眯着眼睛做享受状,“小岚姐,以后谁若能娶你,真是有福了。”说罢,他夹起一块晶莹琼脂,递到姐姐碗内。
“真乖。”秦梦岚展颜一笑,爱抚着他缎子似的黑发,温声细语道,“放心吧,在照顾你长大之前,姐不嫁人。”
听姐姐这么说,秦浩只得无奈笑了笑。现在自己已经十五岁,而秦梦岚不过十七,可在她的眼里,自己永远是小孩子。
正待两人进餐之时,门外突然响起马蹄声。秦梦岚俏脸闪过疑惑之色,随即放下碗筷出门。
秦昊也疑惑的跟上去,自母亲死后,再没有客人来这寒酸的房舍拜访。究竟是谁呢?
秦昊推开门的时候,马车已经停在门口。紫金镶嵌檀香木车辙上,插上九龙纹大旗,旗帜写有“天逸”字样。
看到这一幕,秦昊心中更为惊诧,能在马车插上九龙纹大旗者,说明车主是秦王得宠子嗣。他想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和这样的人有所瓜葛。
车夫是壮年汉子,只见他从马背跃下,并小心翼翼掀开轿帘,蹲下身子恭敬道,“小王爷,到了。”
少卿,马车探出温润如玉手掌。青年攀着车门,优雅踩着汉子脊背,款步走到秦昊门前。他打量着简陋瓦舍,眉头微微皱起。
稍顷愣神之后,秦天逸从怀中掏出紫色卷轴,朗声念道,“念及秦昊修为不易,本王特赐十块下品元灵石,外加翡翠石一枚何学林,藏书阁令牌一块,希日后勤而勉之,莫让为父失望!”
随即,他从怀中取出精致紫檀木盒,“秦昊,还不领旨谢恩。”
听过法旨,秦昊小脸闪现狂喜之色。因为激动,他眼圈泛红,喉头颤音喃喃道,“两年了,父亲没有忘记我……”心绪良久平复后,他接过法旨,恭恭敬敬道,“谢父皇。”
看到秦昊喜极而涕模样,秦天逸剑眉冷竖,眼神中阴霾一闪即逝。随即,他从怀中取出一张清单,换做温和语气说道,“不要着急,贤弟先行签过单据,宝物立即奉上。”
略显得怪异的举动,让秦昊有些不解。一般情况下,都是先行验收货物,再进行签单。秦天逸这样的做法,却是有违常理了。
而这时候,秦梦岚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俏脸冷肃着把秦昊拦在身后,美眸警惕的盯着秦天逸,冷声道,“你先把东西交给我们。”
秦天逸举着清单僵在那里,剑眉微蹙,面色稍有不悦。他本打算哄骗秦昊签下清单,然后将其中的天材地宝据为己有。可是没想到,秦昊姐弟二人如此警惕。
见主子吃瘪,壮汉车夫算是有几分眼力劲,顿时虎着脸,铁塔样的身子横在秦梦岚身前,扬起蒲扇大小的巴掌,就要朝着秦梦岚招呼。且怒声道,“主子说话,哪有奴仆插嘴的份!?”
“住手!”秦昊惊怒交加,壮汉蒲扇大的巴掌,落在脸上不死也要半条命。可就算他想要抢救,也已经来不及。
盯着极速落下的巴掌,秦梦岚瞳孔缩成针尖大小,俏脸阴沉如水,且右手悄然按在腰间匕首位置。
千钧一发之际,只见秦天逸嘴角勾起隐晦笑容,随即手掌幻化做残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扣住壮汉手腕,并将之甩出几步远。
“方才是家奴鲁莽,希望姑娘不要介意。”秦天逸脸上浮现出儒雅笑意,歉意说道。
若是这番温声细语的话儿,落到王府任何一位丫鬟小姐身上,都会被迷得神魂颠倒曲尔甲。
但是,秦梦岚却表现得出奇的冷静。她嘴角勾勒起一抹嘲讽笑容,声音冷冽道,“趁早收去你哄人的花招,如果不把盒子交出来,休想让我们签单。”
阴谋被一语道破,秦天逸虚伪笑容褪却,面色逐渐阴鹜。在秦府,仰慕他的少女数不胜数。而眼前的少女,清冷眸子中只有敌意与警惕,这大大打击他的自尊心。
他剑眉紧锁,骤然间捏住秦梦岚的玉颈,阴沉道,“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
“秦天逸,轮海九层。虽然在王府储子中,实力仅仅排名第二,却倍受王爷赏识,人称小王爷。”被捏住脖子,秦梦岚不改风度,如数家珍一般,说出关于秦天逸的所有事迹。
“哦?你倒是挺了解我的。”听到小王爷的称号,秦天逸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眸子眯起狭长弧度,锁定秦梦岚深邃的漆黑色瞳孔蔷薇公主之吻,声音沙哑带有挑逗性的问,“关注得这么多,你不会是喜欢我吧大侠小鱼儿。”
见秦天逸对姐姐动手,秦昊急得小脸涨红,急忙想要上前阻拦。可是当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顿时愣在了原地,“难道……小岚姐真的喜欢这个家伙?”
不过,他很快否定了这一猜想。因为秦梦岚嘴角划过一抹冷笑,美眸亮起狡诈神光,娓娓道,“潜力不是最大,实力不是最强的你,却能得到王爷独宠,关于这一点我很是怀疑。”
她话说至一半,故意顿了顿,待看到秦天逸逐渐阴沉下来的脸色黑司祭们,才诡笑着道,“两年之前,你的母亲李妃晋升入化婴境,并且拉拢王府老臣,形成了一股足以令王爷忌惮的实力。为了安抚你的母亲,巩固自己的统治,秦王这才对你百般抬举,我说的可对?”
听得此番话语,秦天逸额头涨起了青筋,面色也是阴沉得像是要滴出水来,“你当我真的不敢动手!?”他眉梢微扬,愠怒道。
“有胆子的话,你早该动手了。”秦梦岚扬起嘴角,冷艳俏脸上,曲芷含嘲讽意味不言而喻。
“别看你表面风光,实则生活应该很是落魄,否则不会贪图我们的一点修炼材料。从一年前开始,王爷便开始有意无意的架空李妃的兵权,而在此同时,提供给你的修炼资源也在大幅度缩减,大有放弃你的意思。”
“你……”话语被噎在喉头,秦天逸面色涨红,却无法反驳。因为秦梦岚所说的,与事实只字不差。就连他自己,也是最近半年才发现这件事情。秦梦岚作为一个深居简出的侍女,洞察力未免太过恐怖了些!
“你为什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秦天逸强忍着心中颤抖,惊疑问道。
秦梦岚并未回答他的话,依旧冷笑着道,“不仅如此,王爷现在正处心积虑的对付你们母子。所以你不敢被抓住一点把柄,否则哪怕王爷不会过问,李妃也不会让你好过。”
渐而,秦天逸低下头,乱发遮住前额,森寒冷冽目光透过发丝,直勾勾的盯着秦梦岚光洁俏脸。
良久之后,他阴测测笑道,“没错,我确实不敢杀你。不过,只要留下你的性命,要做别的事情,应该都不是问题吧……”
说罢,他腾出另一只手,抚摸把玩着秦梦岚披散下的乌发,顺着光洁俏脸向下游走,眼神中炽热淫邪之意大盛。
“那该死的老东西,的确时时刻刻想要抓住我的把柄,想要置我于死地!所以近两年的时间,我一直隐忍着,但是……你万万不该激怒于我。”
厌恶的盯着近在咫尺的脏手,秦梦岚美眸中杀机骤然涌现阴牙人。“秦天逸,既然你知道对我出手的后果,难道还要执迷不悟,自毁前程!?”
“王府中有规定,所有侍女皆可被皇室子孙纳为妾室。”看着她杀意盎然的美眸,秦天逸淫邪之意更浓。
“接下来,无论我怎样对你,都不算有违规矩。”他阴测测的笑着道。
说罢,他钳制住秦梦岚脖颈的那只手,又稍稍用力了一些。过了片刻,秦梦岚面色涨呈青紫,干张着嘴,喉咙里发出干涩咯咯声,却吐不出半个字。
秦昊眼睁睁的看着,姐姐缺氧痛苦的模样,稚嫩面庞逐而阴沉,他深深埋下脑袋,低声呢喃般说了一句,“放手。”
“哈?”秦天逸咧开嘴,狰狞笑着道,“好容易碰到有个性的美人,如果换做是你,你会轻易放手?”
说罢,他揪起秦梦岚前额乱发,微眯着眼睛,仔细打量她光洁俏脸,不由嗔叹,“你看,多美……”
这个时候,秦梦岚已经昏死过去,身体无力的耷拉在地上,颈部仍被死死捏住,像是个任人摆弄的破布娃娃。
(未完待续)
后续内容更加精彩,书名《永恒魔主》,"逐浪网"或"逐浪小说APP"可看完整内容,也可搜索微信公众号:syzbs-mo和“深夜枕边书”阅读后续内容。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